字体大小:T T T

行业资讯

又一大省执行全国最低价联动,171个药品调价!

发表于:2020-01-10 15:22  浏览次数:

    1月6日,山东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印发通知称,对国家组织集中采购未中选药品价格调整情况(2019年第一批)已梳理完成,其中171个按要求进行价格联动或者自主价格调整,正常挂网交易。

 
    此外,此次还公布了18个未过评品规调整后价格高于中选产品,71个过评企业已达三家的未过评品规,59个品规企业自主申请撤网或重复申报产品以及55个品规未完成价格调整。
 
    针对这些尚未调整到位的品种,《通知》则明确,企业可在公示期内按本次价格调整要求继续申报;继续价格调整后,仍不符合要求的,公示后暂停交易。
 
    可以预见的是,在4+7带量采购全国落地之后,最低价联动就也成为大势所趋。
 
    尽管目前大部分地区尚未发布正式文件要求必须联动,但已有恒瑞医药、正大天晴、齐鲁制药等国内药企主动申请降价,要求全国最低价联动。
 
    不可否认的是,4+7带量采购逐步实施让药品招标采购的规则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药企为抢夺医疗机构的市场已启动了降价模式。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随着医保支付、临床合理用药、公立医院控费等多项政策的落地,今后中国医药市场的格局将迎来巨变。
 
    打击药价虚高 171个药品遭遇价格调整
 
    健识局注意到,在此次《价格联动或自主调整价格产品清单》中,不乏阿托伐他汀钙片、硫酸氢氯吡格雷片、厄贝沙坦片、恩替卡韦片等众多知名大品种,而涉事企业也包括:辉瑞、乐普、阿斯利康、正大天晴等。
 

 
    根据《通知》要求,这些产品均要按照联动价格对标全国最低价省份的价格,经过申报公示后,方可再次挂网。
 
    事实上,早在2019年9月,山东对其《药品集中采购价格联动实施方案》的政策解读,该省将对除国家和省已有明确规定外的药品,全部联动全国省级最低挂网或中标价。
 
    随后,广西、贵州、湖北等省份纷纷要求,省内药品集采品种按全国最低价联动。事实上,打击“药价虚高”已是医疗体制改革最重要的一环,也受到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
 
    国家医保局局长胡静林曾在2019年6月博鳌亚洲论坛全球健康论坛大会上公开表示,今后要加快推进以DRG为重点的支付方式改革,健全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聚焦药品耗材价格虚高,启动高值医用耗材治理,促进解决群众看病贵的难题
 
    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山东执行全国药品最低价联动,这也等于向药企释放了明确的信号,只有符合国家的政策法规,降价到位才有资格销售,否则将会直接出局。
 
    以价换量  各省市铺开最低价联动
 
    不可否认的是,取消挂网资格对药企来说是个严重打击,这意味着相关品种将无法被医疗机构采购,从而失去了市场销售份额。
 
    随着全国最低价联动在各省市铺开,未来全国的医药市场格局将出现变化。
 
    2019年4月,浙江省药械采购中心便发布通知,要求在线交易产品全国最低价格联动工作从5月1日起正式执行,按照“联动(采购)价格、最高(医保)支付标准”的原则进行调整,调整联动后的价格即为浙江省中标产品的最新集中采购价格,各级医疗机构应以不高于新的集中采购价格通过省平台采购。
 
    2019年8月,河南省药采平台也发布通知称,所有在该省平台挂网的药品,应按全国最低价联动,企业如果在填报信息中心存在虚报、瞒报等行为,两年内不得参与该省药品集中采购相关工作。
 
    2018年10月,浙江省药械采购平台印发通知称,执行全国最低价格联动,拒不调价的品种将给予“暂停在线交易”的处理措施。
 
    事实上,随着4+7全国扩围的改革逐步推进,各地招采平台联动全国最低价已成为大势所趋。要不“降价”,要不“放弃市场”,已经成为摆在每一家药企面前的选择题。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现如今药品集采政策趋势下,大多数药企都会选择降价换取市场,否则稍有不慎,将会丧失整个市场发展的好机会。




哈药集团公众号 哈药集团微博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Copyright ©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hayao 黑ICP备1400283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黑)-非经营性-2017-0009 黑公网安备 23010202010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