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T T T

行业资讯

4+7政策冲击下 化学仿制药该如何抢占赛道?

发表于:2019-07-05 14:00  浏览次数:

    医药网7月5日讯 去年出台的“4+7”政策可以视为对国内仿制药企业战略发展的一次重新审视,产品如何立项才能在竞争中突围而出,这将成为中国仿制药企业转型之中必经的选择困难。
 
    一直以来,国内化学药仿制药生产厂家的研发战略都有从“仿制”向“仿创结合”转型的梦想。所谓的“仿创结合”指的是仿制药和创新药两个方向都坚持。仿制药方面通常是往市场相对稀缺、技术难度较高的仿制,整合 “起始物料-高难度中间体-特色原料药-制剂”的全产业链,并且药品研发生产体系通过CGMP认证。
 
    目前,化学药创新药方面根据我国的注册分类主要有两个方向,一是改良型创新药,以制剂创新为方向;另一方向则是小分子的创新药方向发展,通常扎堆在肿瘤药领域。
 
    1、仿制药竞争百态
 
    去年出台的“4+7”政策则可以视为对国内仿制药企业的战略发展一次重新审视,产品如何立项才能在竞争中突围而出,这将成为中国仿制药企业转型之中必经的选择困难。
 
    据相关统计,截至2018年11月底,全国共有原料药和制剂生产企业4441家,而产业升级后这一数字将要下降到1000家以内。如何找寻“市场相对稀缺”的产品成为国内原料药和制剂生产企业转型的关键。
 
    一致性评价原来是国内企业认为的一次可以转型升级的关键政策。当一个产品通过一致性评价的生产厂家三家以上时,没有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将会失去医院市场的竞争资格。于是当时国内的企业选择的是市场规模较大的产品进行攻克,苯磺酸氨氯地平、阿托伐他汀钙和恩替卡韦就是其中最典型的案例。
 
    苯磺酸氨氯地平作为一个热门且进入289目录的产品,2016年以前有73个生产批文,共有29个受理号申报一致性评价。2016年以后苯磺酸氨氯地平只有获批一个产品,是重庆药友以旧6类申报的,暂无新4类厂家获批。截止至2019年6月,咸达数据V3.5发现苯磺酸氨氯地平已有8家通过一致性评价。2019年仍有12个受理号申报一致性评价。
 
    相对而言,阿托伐他汀竞争相对没有那么激烈,仅有3家通过一致性评价。2019年新4类获批的厂家有齐鲁和兴安药业,申报的仍有4家。
 
    恩替卡韦片在2019年有重庆药友和百奥泰以“新4类”获批。恩替卡韦目前已有10个批文通过一致性评价。
 
    从上述三个产品的仿制药申报情况来看,即使“4+7”的价格已经接近产品的地板价,已经投入研发的生产企业也依然是会申报上市或一致性评价的。只是新申报上市的生产厂家数相对更受竞争态势的影响。这也反映了我国的仿制药生产厂家一直以来的选择项目的方式——机会型导向,以市场规模为导向,于是往往会引起项目的扎堆,但是若价格政策采取独家中标且最低价中标的模式,扎堆的项目就难免会引起“价格战”。
 
    对于已投入的项目,不少生产厂家会继续申报,但是未必会选择参与招标进一步降低价格。但是对于在立项或在研阶段的项目,生产厂家可能就会选择中止项目,特别是项目上临床研究阶段就会变得慎重,因为临床研究的费用往往占整个项目费用的六成比例甚至更高。临床项目启动少,近年来基地获批的数量在增加,供求关系一下发生扭转,难免在近期出现临床基地降价求活求生存的新闻。
 
    然而即使降价求生存,国内的仿制药和创新药项目的价格整体高于国际市场,特别是印度市场,这导致了国内不少药企将临床前研究的开发放到了印度。
 
    2、如何抢赛道?
 
    实际上国内市场相对稀缺、技术难度较高的产品也面临扎堆的现象,其中生物制药的扎堆被业界誉为高水平重复,特别是PD-1、生物类似药和CART疗法,最近流行的双特异性抗体领域平台又可能成为新的高水平重复平台。
 
    上述扎堆的领域就和互联网投资过热的“赛道”一样,投资人所追求的目标也雷同——快速且大量的金钱投入以推动项目的快速执行从而保证“抢赛道”成功。同一适应症市场是有限的,同靶点药品只有前三甲上市的赢利概率比较大。所以从时间的角度来看,“抢赛道”抢“快”也适合于医药行业的玩法。
 
    化学药品的 “抢赛道”玩法主要分为两类,一是抢创新型制剂,特别是以制剂生存设备投资额为判断基准的制剂,例如吸入剂生产线、缓释制剂所需要的激光打孔器等。
 
    布地奈德是一种具有高效局部抗炎作用的吸入用糖皮质激素(ICS),用于治疗支气管哮喘和哮喘性慢性支气管炎。吸入用布地奈德混悬液是国内销售额最大的吸入制剂品种,该品种2017年国内销售额达到42.9亿元。
 
    吸入制剂的市场集中度一般都较高,吸入用布地奈德混悬液在国内更是由原研阿斯利康的普米克令舒独占市场,并且从2004年进入中国至今独占时间长达15年,无一家国产仿制药上市参与竞争。
 
    吸入用盐酸氨溴索溶液/盐酸氨溴索吸入溶液目前也有3家在申报,分别是广州白云山汉方/上海禾丰、浙江康恩贝/浙江福瑞喜、深圳太太药业/健康元药业。
 
    如果上述厂家都能获批,生产厂家数就超过3家,值得注意的是这仅仅是在申报生产的状态,药学在研的厂家比此数量要多,此外国外仿制药放开以后,预计进入国内参与竞争的厂家数会更多。
 
    缓控释药品曾经被视为具有技术门槛的一类制剂技术,从国内原研药已上市的缓控释药品的申报可以看出,和常见固体口服制剂的申报一样,也是哪个产品市场规模大越是扎堆申报,即使是硝苯地平缓释片这种涉及到渗透泵技术的产品,国内也有3家企业申报。这仅仅是新注册分类以后的申报,2016年以前的申报还没涵括在内。
 
    二是热门适应症的靶点通道必须布局一家,只要看到趋势就一定要跟,除非像阿尔茨海默病β-淀粉样蛋白理论那样被证明此路不通。
 
    然而上述的两类方式,最大的风险往往在于不能保证成药。成药的最关键在于研发团队,更依赖于研发团队的经验积累,而不是投入了多少重资产,国内目前的投资更偏好于设备等基础设施的投资,但是这类设施的投资只能决定同期能开展项目的数量,不能决定项目的质量,特别是项目的成功率。
 
    而化学药仿制药的转型应当如何做呢?
 
    首先,国内企业必须要认清仿制药就是规模化竞争,并非高利润的行业,企业所需要打造的是成本优先的全产业链一体化管理体系。
 
    其次是布局有特色的制剂领域需要考虑人才战略,或者积极引进国外先进技术,而不是仅仅投资重资产。另一方面,如果找到靠谱的技术团队,则必须要迅速资本化、推动地产化建设,以时间速度“抢赢”赛道。
 
    最后,随着信息化的发展,产品的选择不应该再考虑潜在对手有多少的问题,而是应该评估自身的研发团队能不能抢到前三家首仿,项目进度甚至可以考虑在原研产品进入三期就可以启动原料药等基础的研究。




哈药集团公众号 哈药集团微博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Copyright ©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hayao 黑ICP备1400283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黑)-非经营性-2017-0009 黑公网安备 23010202010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