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T T T

行业资讯

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方案明年或推出,申请制成最大看点!

发表于:2018-07-04 14:35  浏览次数:

    医药网7月4日讯  “针对创新药准入,人社部曾经提出医保用药目录动态调整的方案,大家都很关心,我估计明年这一政策有望出台。据我了解,未来动态调整政策最大的变化就是申请制,新产品可以主动申请,主动谈判,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会(RDPAC)执行总裁康韦在近日举办的中国医药健康高峰论坛上表示。
 
    在本次论坛上,新成立的医保局成为大家关心的话题,国家医保局挂牌成立之后,药械、医疗服务定价、招标、支付由一个部门负责。医保局职能的集中,似乎为创新药准入提供了更强大的买单者。
 
    关于目录动态调整政策推出的时间表,中国医保研究会研究中心主任郝春彭介绍:“其实人社部原定也要出台一个医疗保险药品目录动态调整机制,但考虑到机构改革,以及其他一些原因,这个制度一直没有出来,接下来医保局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出台动态调整机制。”
 
    目录动态调整侧重创新药
 
    国家卫健委体制改革司司长梁万年表示:“我们看到,机构改革成立了国家医保局,把药、价、保合并,成立一个独立的机构进行三医联动,是中央在战略层面进行的重大决策。”
 
    对于医保局即将推出的动态调整机制,业界主要关心的问题在于,什么样的药物可以通过动态调整机制实现准入。
 
    国家人社部社保中心医保处副处长张峰建议:“在一定时期内,药品目录会走向动态调整,在市场准入方面,我认为主要是对于药品生产企业可能有一定的促进作用,特别是这些年来药品审评审批进度加快,但医保是社会医疗保险,它要考虑社会效益。而且对药品准入,我认为更多地考虑安全有效,而且相对成熟的产品。前一段时间,有人提出丙肝药会不会很快进入医保目录,我认为这一领域可能更多地先从地方谈判、摸索开始,短时间内不一定能直接进入国家医保。”
 
    中国社会保障研究院医疗保险研究室主任王宗凡坦言:“多年来,我们的基本医保保障范围的确在扩大,这个过程其实大家都很了解,我们有几次目录调整,基本方法还是专家遴选的方式,我认为基本可以概括为非行政的、通过组织专家来确定的方法。这个方案,大家都认为存在很大的问题,比如这个方法是不是科学、有没有科学的证据、调整的周期等,大家都有很多意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刘国恩教授建议:“医保局成立以后,需要解决一个问题,要和参保人签订一个合约,医保还得跟老百姓算一本账,我们谈哪些药可以进入医保报销的范围,跟老百姓要谈一个合约,虽然看起来老百姓没有进入谈判主角里面来,医保局说多少就是多少,但其实从长远来看是影响到这项制度的,这项安排能不能惠及全民的关键,还是取决于哪些药在目录里,哪些药可以报销,能报多少,这是全民能从医改和改革里得到实惠的非常重要的方面。”
 
    IQVIA真实世界洞察负责人谢洋指出:“尤其是谈到什么药应该进的时候,经常需要面临一种抉择,毕竟总体资源有限,而对于肿瘤来说,情况就比较复杂。对肿瘤病人来讲,尤其是晚期肿瘤病人,大家都认可最后的阶段面临着生死抉择时,作为支付方无论是个人还是政府,支付的意愿会比慢性病更高一些,所以慢病控制依然是我们需要面对的挑战。”
 
    谈判降价不是唯一方案
 
    近日有多家媒体报道,被称为乳腺癌“救命药”的赫赛汀自去年纳入医保之后,在全国多地出现缺货状态。
 
    2017年,经过价格集中谈判,赫赛汀进入医保药品目录后的支付标准降至每单位7600元,降幅约为70%。赫赛汀是第一批通过以量换价压低价格并进入医保目录的36种高价进口药之一,因此它的异动具有指标意义。
 
    业内人士也一直有一个疑问:降价是不是促进创新药准入最好的方式,大幅度的降价会否影响创新药的使用。
 
    “从组织国家谈判看,也有一个相关专家投票遴选的过程,一个创新药出来后临床应用没有达到一定规模,专家不一定会把你选出来。我们有这方面的考虑,起码有一定的规模、有一定的临床评价出来,或者经济学评价出来以后,才能纳入。”王宗凡坦言,“谈判的方法实际上也在不断地优化,医疗保险推出的时间不很长,怎样来界定基本医保的范围,哪些药该准入医保报销,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也在不断推进。早期专家遴选、专家打分的方法也在改进,包括专家选择的改进,去年有比较大的变化,就是探索药品谈判,开始用技术评估的方法,用正确的临床证据,来作为准入的非常重要的工具。”
 
    针对业内的猜测,郝春彭指出:“我一直在强调,上次的谈判和后面的动态调整机制之间并不是一件事情,上次的谈判其实是2017年药品目录调整的一部分,后面的动态调整机制里自然也会涉及谈判,与上一次谈判之间,谈判逻辑、谈判程序等,不一定完全一样,所以不要把两者强行关联到一起。”
 
    创新药准入实现价值支付
 
    显而易见,当前创新药的价值评估依然没有实现,因此负责支付的医保部门只能依靠降价来降低基金的风险。不少与会专家建议,应尽快开展以价值为中心的支付改革。
 
    国家卫健委上海市卫生和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强调:“美国2015年也提出medical care按价值来购买,可是还没有做到。国内唯一看到的例子就是浙江的肝移植按价值来支付,比如肝移植多少钱,出院没有死亡的支付70%,存活一年再补20%,存活三年再补30%。这样的机制出来后,不单单考虑治疗的结果,也要考虑健康的结果,考虑治疗以后活下去并且活得质量高,把有限的钱花在刀刃上。”
 
    按照创新药的价值付费,一直是国际上最新的概念,也符合当前行业发展趋势,郝春彭表示:“医保部门一直对具有重大创新价值的企业,包括给予企业合规合理的利益,抱有正确的态度,所以我们也相信,未来会更多地、比较好地推动具有更大经济效益的药品进入医保药品目录,为更多的参保人提供服务。”
 
    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医疗保险制度研究室主任顾雪非指出:“医保目录是一个正向的清单,药企自然想方设法进这个目录,进不进目录对药品使用的影响是决定性的。在我国,我认为不能撇开医生的价值,因为我们谈得再有价值,医生的价值是扭曲的,最后的结果是,我们系统的产出也是扭曲的,支付其实也涵盖了医生、药品、耗材、诊疗项目的价值。”
 
    王宗凡介绍:“国家医保局怎么改革准入机制,我没有办法去猜测,我只是认为将来可能会运用证据,通过一个相对公开透明的程序,通过协商谈判的方式来实施。将来也许会建立一个平台,利用各方面证据、外部专家,使基本医疗的界定或者扩容的方法、程序更合理、科学。”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Copyright ©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hayao 黑ICP备1400283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黑)-非经营性-2017-0009 黑公网安备 23010202010049号